您的位置: 首页 >  美女凶猛 >  正文内容

《天命所终:大清帝国的衰亡》读后感1000字_情感美文

来源:风姿物语网    时间:2020-10-16




  《天命所终:大清帝国的衰亡》是一本由金满楼著作,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35.00,页数:228,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天命所终:大清帝国的衰亡》精选点评:

  ●清朝的衰亡,整个就是亡与内而崩于外的故事

  ●

  ●很有才气的历史书

  ●慈禧是皇宫中无爱的婚姻和斗争的牺牲品,她身上缺少的是人情味,和光绪恩怨本属于不必要,然而却让她一手弄成水火不容的境地。

  ●角度很特别,一个在马背上多天下的民族,最后沦为武荒学废,只会斗鸡斗鸟的样子,可悲可叹。清廷的优待政策束缚了他们自己,真是甜蜜的桎梏。

  ●比起其他王朝灭亡时,皇上不是自杀就是被杀不然就被囚禁,清朝皇族算是命运最好的了,之所以能平安着陆的原因很复杂,这本书讲的不错。

  ●虽然革命的起源可能是纯粹理性的,但我们千万不能忘记,除非理性转化为情感,否则革命酝酿过程中的理性不会对大众有什么影响。——勒庞《革命心理学》

  ●对清朝的认识就是阿哥们的感情生活以及晚清政府的腐败软弱,没想到现实中他们一样是历史的受害者。

  ●之前在趣历史上看过金满楼的文字,挺有意思的。

  ●想了解大清国衰亡的可以看看

  《天命所终:大清帝国的衰亡》读后感(一):拂去灰尘看真相

  浓墨重书的未必是历史的真相。

  这本《天命所终》不仅教会了我们怎么看待历史,更教会了我们从历史的尘埃中发掘事情的本质,方能还历史以清白。

  特别是作者关于扬州十日真伪的推理,以及慈溪和光绪的死因的论证,让人们从丛杂繁多的野史轶事中寻到历史的本质。

  《天命所终:大清帝国的衰亡》读后感(二):可一读

周口市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作者更侧重于从旗人的角度讲述清廷覆亡前后的人和事。作为历史随笔,大多数论述未见新意。至于辛亥年多有旗人被杀之事,在其它书中也有论及,此书更详尽、系统些,此为该书一亮点。

  综观全书,作者分析清廷覆亡的原因时深度有限,放大了革命宣传驱除鞑虏的作用,未注意分析社会矛盾、士绅及地方精英的反对对清廷覆亡的作用。另阐述扬州十日遇害人数时拿南京事件做比较,“仅三十万”的论述分外刺眼。

  《天命所终:大清帝国的衰亡》读后感(三):大清王朝覆灭的另类解读

  从历史发展的大势来看,清王朝面对千古未有之变局应对乏策,其覆灭实在是天命所归。主流史学研究认为,海外势力的入侵和国内政治的腐朽是造成毁灭的重要原因。作家、近代史研究者金满楼则认为,清朝灭亡的原因不仅限于此,还在于统治阶层民族素质的退化以及民族矛盾的兴起等等。其撰写的《天命所终:大清帝国的衰亡》从事物发展的内因出发,对清朝统治阶级自身存在的问题出发,以旗人的兴衰分析解读清王朝的衰亡。金满楼以作家的笔触和视角看待那段历史,得出了清朝覆灭的种族等其他原因,并引用大量清代文献资料加以佐证,视角刁钻,读来颇有滋味。

  《天命所终:大清帝国的衰亡》读后感(四):耐人寻味的晚清36年

  首先,衷心感谢作者金满楼先生对史实孜孜不倦的探求精神。应该看到,在目前的学术语境下,创作这样一部略显另类的历史普及读物是需要一定勇气的,因为书中谈到的诸多历史细节,特别是辛亥革命前后的晚清风云变幻,在以往的历史教科书与历史读物中并不多见。书中对以往被史家所忽略的历史侧面的解读(如辛亥革命的正义性、晚清皇族成员的功过是非和革命背后普通民众的生存状态等)均别开生面,独具特色,不少观点始而令人吃惊继而发人深省,可以说是近年来少见的研究晚清史的上乘之作。

  笔者尤其推荐书中讲述革命政治下旗人悲惨命运的第三章,其中论及在辛亥革命中,原本反对专制主义的理性革命理想,如何最终演变为激进的“反满排满”民族主义运动,由此造成的社会动荡、族群撕裂给了西方列河南省漯河市第六人民医院癫痫科好不好强干涉中国内政的口实,近代中国屈辱不堪的黑暗历史就此拉开帷幕……

  正如作者在书中提到的,“历史往往被政治所利用,最终沦为政治的牺牲品,在偏激甚至有意误导的历史观指导下,如何能培养民众的理性思维并进而营造一个理性社会呢?”回首清廷覆亡后的百年历史,抚今追昔,岂不让人感慨万千。

  《天命所终:大清帝国的衰亡》读后感(五):天命所终:民族主义的另一张面孔

  鲁迅先生在写阿 Q 上街参加革命的时候,他并不知道为什么要去,只知道别人叫他“同去”。金满楼在《天命所终:晚清皇朝的崩溃》告诉我,大部分有目的而支持革命的民众,其实也并非为了追求民主自由。

  《天命所终:晚清皇朝的崩溃》是一本历史通俗读物的书。不过在说这本书之前,我想谈谈孔飞力教授的《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2013 年 4 月的《读书》上,两位作者陈兼、刘昶的文章《叫魂案和乾隆的“合法性焦虑”》对这件叫魂案有一段简短而精彩的概述:

  无论是当年还是现在看,乾隆皇帝的反应都明显过度。这种过度反应也不难理解,因为妖术里“割剪他人的发辫”这个环节,以极高的效率挑动了大清帝国统治者的神经。

  我们都知道清朝初年“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的政策,要求成年男性将前额发全部剃去,否则即视为反抗清朝统治而格杀勿论。这一政策名为“薙发令”。“薙发令”与汉代以来中国人信奉的儒家传统道德体系中“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产生了严重的内在冲突,因此遭到了汉人的激烈抵抗,引发了清初赫赫有名的“扬州十日”“嘉定三屠”等悲剧性屠戮事件。

  从清朝初年的屠戮,到乾隆对叫魂案的过度反应,表面上都是发的剃和留,内核则是满族与汉族在身份认同上的冲突,以及这种冲突所引发的清朝统治者对于自身统治有效性、政权合法性的隐忧。

  在《天命所终》里,作者将乾隆对于满汉之界的警惕,归纳与“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满人在人数上处于绝对劣势而引发的一种焦虑”。而作为读者,我相信满汉人口的对比自然是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但至少不应当是主要因素郑州癫痫治疗比较专业的医院

  所谓政权合法性,就是被统治者(或民众)对于统治者(政府)是否存在以及在多大意义上心悦诚服的“内在接受”。尽管封建王朝声称其合法性是“奉天承运”的结果,但国家或政权的合法性在取得之后仍需要不断维护和加强。也正是在这一层面上,满族人从来没有也不可能做到高枕无忧。

  一方面,清朝由军事征服起家,而征服的暴力性与“合法性”的任何定义都毫无相关;另一方面,清朝统治者不可能放弃自身的族裔背景,以至于与汉族士大夫内心真正认定的“儒家道统”表述之间存在紧张,清朝统治者对于自身统治合法性的构建没有自圆其说的可能。由此,民间的任何风声鹤唳都迫使乾隆皇帝草木皆兵,对满汉的分界始终保持着极大的关切。

  好在乾隆所处的时代,继以康熙和雍正两朝,国力强盛,疆土广阔,社会总体安定。《叫魂案和乾隆的“合法性焦虑”》一文认为,在乾隆时代,关于“盛世”的经验及其表述,自然而然地也成为同大清帝国“合法性”的持续构建直接相关的问题。也就是说,“盛世”的出现,本身就是政权合法性最强的证明。

  但是到了清朝末期,盛世不再的时候,掩盖在“盛世”的外衣下一直没有得到解释和解决的政权合法性问题,就随着汉人民族主义的抬头而爆发了。

  孙中山在 1905 年提出“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口号,就直指推翻满人政权,否认满人政权的合法性,主张建立汉人政府。其实,清末“反满排满”的口号漫天遍地,正是这种情绪宣泄的写照。革命党人在革命宣传的过程中,也逐渐发现了排满主义是最有号召力的武器。相比于“民主、民权、自由、宪政”等高大上的口号,“反满”二字简单而充满激情,民众听得懂,记得住,有感知。

  《天命所终》写到,在《辛亥革命与国民党》一文中,曾置身革命的陈独秀对此不无揶揄地说:“信仰三民主义而加入同盟会的,几等于零。”其言外之意,当时的加盟者大多为排满而来,三民主义也就成了“一民主义”。颇具讽刺的是,辛亥革命实际上就是靠“一民主义”打败了清廷,以至大家都认为,只要“鞑虏”一驱除,自然革命成功,国家兴旺,万事大吉。

  汉族的民看癫痫病哪里的医院最好族主义强势抬头,最应该负责的是清朝统治者在处理民族问题上拙劣的统治技术。金满楼先生归纳的“排满主义”的四个要点里,就包括清廷对汉人实行的歧视政策。如官缺分满汉,满族官员可以任汉缺,而汉族官员却不能任满缺,同样是尚书、侍郎,满人官员的权力却大于汉族官员;满人在人数上远低于汉人,但官员比例却远高于汉人,特别在高级别的官职中更是占有绝对优势;在社会关系与法律上,满汉不婚,满汉不同法,满人犯罪所受的惩罚较汉人为轻;清廷实行种族隔离政策,满人世代为兵,各地的驻防八旗对汉人进行军事监视等诸如此类。

  甚至在 1906 年,清廷发布的新官制上谕里,7 人满 7 人汉 1 人蒙古,但满人占据的大都是要害部门。由此可以看出,满族亲贵专制化的趋向不但没有扭转,反有愈演愈烈之势。

  这种歧视政策带来的直接后果,都写在《天命所终》的第四章“风暴 乱世难顾小民哀”之中:民族主义激发了辛亥革命,也因此发展成种族的仇杀。书中记载,武昌城里,四大满姓家族(扎、包、铁、布)均被杀害,八旗会馆也被完全摧毁。第二天的早上,当十八星旗飘扬在原总督衙门时,旗人们的尸体也堆满了邻近的街道。此外,西安满城被彻底屠戮,四川、湖南的旗人也被不同程度的屠杀。剩下的旗人或者隐姓埋名,或者远走他乡,满族女人则开始模仿汉族女性的装扮,求以生存。

  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尽管民族主义是维系同宗同族人的有力纽带,让他们在时代的大浪里共荣辱,同进退,必要的时候还会激发强大的力量。但是它一定会不可避免地在面对外族的时候,自我生成心理防线,并主动造成民族间的冲突。或者更进一步说,哪怕是民族间界限的清晰划定,都会加强民族认同感加强,并在可能到来的民族冲突中加深敌对和仇恨。

  满清作为“异族”统治人口基数庞大的汉族,在族裔的界限上泾渭分明,不可避免地埋下了动摇其统治根基的种子。我并不是要指出清朝对待汉人时的失策,对统治者来说,两百年前的他们显然没有施行另一种民族政策的可能。但是在 21 世纪的今天,我们似乎也应当重新审视一下民族的问题,尝试着消除可能引起民族关系紧张的根源吧。

© zw.nlsly.com  风姿物语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