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秦显之妻 >  正文内容

妈妈夸我真能干命题作文

来源:风姿物语网    时间:2019-07-11




  能帮到妈妈的忙,这是做子女最大的开心事。下面小编带来的是妈妈夸我真能干命题,希望对你有帮助。

  这天,我起得很早,发现床头前有一些需要洗的衣服,我心想:“爸爸妈妈整天都那么累,我还是帮他们做一些家务活吧!”

  说干就干,我首先拿了个水盆,倒满了水,然后放上一点洗衣粉,接着就把衣服放到水盆里,两手抓住衣服使劲揉搓。不一会儿,衣服就被晶莹剔透、五彩缤纷的小泡泡包围了起来,还有那些白沫沫,真像天空中的朵朵白云和香甜的棉花糖。我继续使劲揉啊,搓啊,洗啊,两只手被衣服搓得红红的。没过一会儿,所有衣服上的脏东西就被我洗了下来;水变浑了,墨汁似的、脏兮兮的水顿时把泡沫给吞没了;接着,我把衣服捞出来,然后,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努力地端起水盆,迈着沉重的步伐慢慢地挪到下水道旁,缓缓地掀起水盆,把水倒掉,紧接着我又重新接了一盆清水,把衣服放到盆子里涮了起来,衣服就被洗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了,闻上去还带着一股淡淡的清香。然后,我又使劲把衣服拧干,晾了起来。件件衣服在阳光的照耀下格外鲜亮,好像正微笑着向我招手呢!

  妈妈看到了我的劳动成果,高兴地摸摸我的头,说:“好孩子,你真是太能干了!”看到妈妈开心的样子和我的劳动果实,我的心里比吃了蜜还要甜呢!

  今天中午,妈妈一回到家就开始做饭,忙得不可开交。

  “佩艺,去买辣椒。”这是妈妈在叫姐姐去买辣椒,可是姐姐却说:“不去。”

  在一旁的我和弟弟听见了,便冲进厨房对妈妈说:“我们去!我们去!”可是妈妈不答应,我和弟弟只好垂头丧气地离开厨房,继续玩我们的游戏。没过一会儿,我和弟弟就玩入迷了。“宇晗,你去买辣椒吧。”可是表姐也不去,妈妈只好关了火,拿上钱,准备去买。我想妈妈平时是很累的,姐姐明明知道却不帮忙,想到这里,我赶忙跑上前去阻拦妈妈对妈妈说:“你现在不让我买东西,我以后就不会买东西了怎么行。”可妈妈还是不答应,但是我没有泄气,还是哀求妈妈让我去,终于妈妈被我说服了。治癫痫疾病好的医院都有哪些于是,我拿上钱,便走向商场,买完辣椒,我付了钱便回家了。

  我回到了家,妈妈夸我真能干,我听了心里像喝了蜜一样甜。

  星期六的早晨,我早早地起了床,只听妈妈在喊:“叶怡晨,快来帮我浇浇花。”我听了之后,马上像一支箭一样跑去浇花。爸爸妈妈看见了,不停地夸我长大了,比以前能干多了。我的心里就像吃了蜜一样甜。

  记得还有一次,我们家停水了,只见爸爸为了打水而累得满头大汗。我赶忙跑过去,给爸爸帮忙,妈妈看见了,直夸我能干,我却说:“没什么大不了的,身为家里的一份子,吃喝穿都是你们给的,干这点小事算得了什么。”妈妈向我笑一笑,点了点头。

  还有一次是上个星期天的事,小妈和我太太来我家吃饭,我那时开心死了,因为,我可喜欢小妈了。可是,一件意外的事发生了:我们家停电了。看着爸爸妈妈惊慌失措的样子,我像个小大人一样,说:“我去买蜡烛。”说完我便拿着钱去买蜡烛。我刚走掉,小妈和妈妈便议论纷纷。妈妈说:“这孩子,长大了,做事也会自己拿主意了。”小妈也说:“是呀,是呀。”不久,我便回来了,听见她们都在夸我,我开心地笑了。

  你说,我是不是很能干?

  我总想帮妈妈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可是妈妈心疼我,总是不让我做。今天,机会来了;妈妈出去办事,我便忙活了起来。

  我先找来了做卫生必须要用的工具:扫帚、拖把和毛巾。我先用扫帚努力而仔细的扫着每一个房间。正当我干得热火朝天的时候,突然间,难题来了;墙壁的死角扫不到。我倾斜着扫帚,甚至用扫帚的另一端去“请”这些“可恶”的家伙。可这些“调皮”的坏蛋偏偏跟我较上了劲,依然保持原地不动。这时急得我满头大汗。可我仔细想一想,光跟它们急也没有用,得想办法对付才行。正当我东瞅瞅、西瞅瞅能否在屋子里找到一个“朋友”帮帮忙的时候,我那宝贝似的小工具箱提醒了我。我找出工具箱里的“螺丝刀”,用一小块布条缠在“螺丝刀”上,果然,死角的垃圾一下就"ok"啦。我又按照这样的方法把其它郑州哪家医院能治癫痫病房间的死角也搞定了。接下来就是擦玻璃、拖地板了。刚开始,我还觉得好玩,但没过多久,就变得气喘吁吁的了。可想着能帮妈妈做事,就又充满了无限的动力;最后,经过我的努力,地板变得像一面明晃晃的大镜子。

  这时,妈妈回来了,她望着整洁的和一尘不染的地板,惊讶的问:“儿子,这是你做的吗?”我说:“妈妈,那是当然的喽!”妈妈高兴的说:“你真的太能干了!”此时,听了妈妈的表扬,我心里感到无比的自豪,刚才的苦和累早已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一天,妈妈上课上到五点半,回到家里已经是累得精疲力竭。看着妈妈那么累,我有点不忍心,就说:“妈妈,您那么累,晚上就让我来炒菜吧。”妈妈笑着说:“你行吗?”我拉着妈妈的手说:“妈妈,您就让我试试吧!”妈妈说:“那好吧!”

  我问妈妈要炒什么菜,妈妈就说:“那就煮豆腐吧。”我先从冰箱里拿出豆腐,放进清水中泡,以除去表面的脏物,同时我取来葱、姜、蒜,将它们洗干净后,把葱、蒜去皮,将葱切成段,将姜、蒜切成片;我学着妈妈的样子,右手持刀,左手扶着豆腐,把豆腐切成了三角形、正方形……可没切几刀,我就发现我竟把豆腐切碎了,我急忙跑去问妈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妈妈笑着对我说:“切豆腐的时候不能太用力,要轻轻的切,不然豆腐就会被切成豆腐泥。”我照妈妈说的,轻轻地将豆腐切好并把它们放在盘子里。

  下面的用油炒可就要看真功夫了。我先将锅放在炉子上,再将炉火点燃等锅干了再下豆腐,因为妈妈曾告诉我,锅没干就下油油会溅出来弄伤身体。我仔细的观察锅干了,在锅中放少许油,等油热了我便迅速把切好的豆腐像下饺子一般,往锅里一扔,谁知油水不相容,湿豆腐一下锅,便和热油开了战。锅中顿时像放鞭炮一样炸开了花儿,油星飞溅,吓得我直往后躲,恨不得冲出厨房,可菜还在火上,想跑也不行,这时油花小了,顷刻间油烟弥漫,熏得我眼泪都快流下来了。我用锅铲将豆腐翻了翻,赶紧放调料,我急中生智,把菜板上的葱、姜、蒜一起下锅,边炒边放盐和鸡精。赶快结束战斗,我将做好的豆腐盛盘端出,我坐在济南哪家医院看癫痫病更有效桌旁吃着已被炒得稀碎的豆腐,尽管颜色差点,可味道不错,吃着自己的劳动成果,我感到十分高兴,妈妈尝了一口,连连称赞。妈妈高兴地说:“我女儿长大了,真能干!”

  大家都开心地笑了。

  星期天中午,妈妈正在洗头,爸爸在洗澡。我想我已经长大了,不用爸爸妈妈照顾了,想想以前,妈妈爸爸总是为我做饭,不知为我费尽了多少心血,现在我应该为爸妈做饭了。

  我先跑到厨房里系好了围裙,从桌子上拿出刚摘的白菜;放在菜板上,接着把白菜根切了,又把干枯、发黄、有虫子咬过的菜叶给扔了。只剩下绿油油的菜叶了。我把青绿的菜叶放在盆里,从青绿菜叶中找出虫子,喂我家的鸽子。我每次找到虫子都呵呵地笑,心想:这回白鸽子可以美美地吃一顿“虫子大餐”了。妈妈又会表扬我,真是两全其美啊!

  找完虫子之后,我就把盆子里到进水开始洗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白菜终于洗好了。我把白菜放进一个碗里,开始制作凉菜,做好了之后我先尝一尝,真好吃!

  这时妈妈过来了,看见我做好了饭,心里十分感动。尝了尝我做的凉菜。高兴的说:“真好吃,孩子你真能干!”我听了这话,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每次我双休的时候,爸爸妈妈却还要上班,有时候还要加班,很晚才回家。我觉得爸爸妈妈特别辛苦,所以就想帮他们做些事情。

  说做就做,首先我要打扫卫生;我先整理自己的书柜,把所有的书按照顺序排放整齐,然后就开始扫地,在扫地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用过的废纸、剪纸和折纸最多,有的在沙发下面,有的在书柜上面,我一下子觉得自己乱扔东西的习惯真不好;以后我一定要改正自己的缺点。接着开始拖地了,拖了几下我就热的满头大汗,可我还是坚持把地拖完了。

  打扫完卫生,我就开始教妹妹写作业。先是做数学题,我给妹妹念一个题目妹妹做一道题,很快妹妹就做完了。接着给妹妹听写,有些笔画写错的我就教妹妹及时改正。接着就是给妹妹批改作业,有错误的地方,要求错一步三,妹妹补完以后再做题就沈阳哪个医院治癫痫病不会出现同样的错误了。我简直就成了妹妹的小老师,而且还是一位特别尽责的老师那。

  爸爸妈妈下班回来了,看到家里这么干净整洁还以为进错门了呢,妹妹连忙说:“都是哥哥打扫的,而且还教我做完了作业那。”妈妈开心的抱着我说:“臻宝真能干!不仅替爸爸妈妈分担家务还教妹妹完成作业,真棒!谢谢你宝贝,妈妈为你而骄傲!”

  前几天,妈妈出门办事,我独自一人留在家里。

  做完了暑假作业,我伸着懒腰,刚想放松一下,不经意瞥见地板上全是灰,想起妈妈今天还没拖地呢。心想:不如我来帮妈妈拖地,学校不是号召小朋友在假期里要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吗?

  说干就干,我先找出拖把和水桶,盛了半桶水后,便将拖把头放进水桶内浸湿。等拖把头完全湿透了后,便将它拧干;一切工作准备就绪,我来到了客厅,仔细地拖了起来。我没忘记像妈妈那样搬开桌子,挪开椅子,把一些容易藏灰的地方细致地拖上一遍,甚至连沙发底下也不放过……好不容易拖完了客厅,我累得满头大汗。刚想休息,却发现地板上全是一条条的水印,湿嗒嗒的甚是难看,地板一点也不比原来干净;我发现了问题所在,原来,拖把头刚才没有被完全拧干,直滴水。没办法,只好重来了!这一次,我拧拖把时格外注意,先将拖把头上的毛理顺,再像拧毛巾一样顺着一个方向用力地将拖把头拧干,直到一滴水都挤不出来为止。我再试着拖了一下,湿度刚刚好。我只能再显神威,重新投入战斗。哈哈,前面发现“敌情”,茶几前有个小黑点,我的拖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飞向小黑点。小黑点真顽固,但经不住我的“软磨硬泡”,终于败下阵来。

  终于把地都拖完了,我累得气喘吁吁,大汗淋漓,连腰都直不起来,赶紧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心里直感叹妈妈平日里做家务的不容易,就看这么个不起眼的打扫活,已经把我累得够呛。

  这时,我听到了那熟悉的脚步声,妈妈回来了!妈妈推开门,吃惊地看着一尘不染的地板,一手摸着我的头,一手竖起了大拇指:“儿子,你真能干!”

© zw.nlsly.com  风姿物语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